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尘摆渡欢迎您,亲爱的朋友!

红尘中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,这份情请你不要不在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叮咚已步入不惑之年,仍然希望能踏出年轻的舞步。遥远的记忆里似乎有一个美好的梦,那就是虽红的霜叶却不能逮住春天的尾巴。 声明:本博客所归类的长篇、中篇、短篇及小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杂谈、心情随笔等,都系本人原创,敬请不要抄袭,否则文责自负!如需转载,敬请告知!谢谢合作! 如果上Q,可以加我的QQ号:549911459。附注:在下博客名叮咚,真名杨秀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现代诗歌】我诅咒,这些从我指间流出的东西  

2012-12-27 09:34:03|  分类: 诗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叮咚

 

心甘“爬在格子上”,

情愿“把最隐秘的血戳出来”,

看啊,这便是生命成立之意义了!

但我诅咒她,这些

我所钟爱的信物,

这些,从我指间流出的东西。

 

是眼睛罢?却饥不能食;

是一地爱恋罢?却寒不能衣;

是一腔落寞?谁可解读啊!

然而她终究是长成了,亦令我托付了极巨的代价,

反是上了这恶当,还得再行接引那“心血”之任务了。

我能抛却这爱余的她么?

 

我的眼睛,一样地长在面上,

却总是怀疑这头颅,

——是否可以重来,在看不见记忆的地方?

至于爱怜与落寞,纵然死寂,

必不会辜负民族之英雄,

和她身上莫名的假笑。

 

泪光中,我总不欲去听——

这血红的颗粒竟能洒成相思万缕?

是鲛人泣珠么?

是伊人裙底因风而起的褶皱么?

抑或是斗士场中那份肉与色的颤动?

终于是无可比喻了。

 

我诅咒她有着毒药之香味,及那

死去了的模糊的音律,

但我终不明白:于太阳底下,

她何以要生生地从我的指间流出来,

这些烦人的墨迹,这些

可诅咒之东西?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群星诗社
阅读(288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